香港行不行不是美国说了算

国际足球新闻

近日,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扬言,没有美国,香港在中国的领导下“不会成功”。他还大肆吹嘘美国对香港的“贡献”,声称将来没有人会在香港做生意。就在一个月前,这位总统在签署所谓“香港自治法案”后,甚至叫嚣“香港会随之消失”。一遍又一遍地往自己脸上贴金,翻来覆去、不着边际地吹嘘与恐吓,就算总统本人乐此不疲,国际社会也早已厌恶不堪了。

香港之所以能成为璀璨的“东方之珠”,绝非来自他国的“恩赐”。香港有着特殊的历史,百年来,香港始终都是外商进出中国的大门,也是中国走出海外的窗口。香港国际金融、贸易、航运中心的地位,是香港几代人艰苦奋斗的结果,是中国不断深化改革开放、为香港提供最坚实有力支持的结果,岂是来自美国的“恩典”?

二是务工就业安置一批。充分发掘农业生产、工程建设、企业吸纳、扶贫车间等就地就近就业渠道,对有转产就业意愿的退捕渔民,加大岗位推送、职业介绍、职业指导力度,大规模开展职业培训,提升退捕渔民就业能力,帮助他们尽快实现转产就业。

香港之于美国,到底是什么?是美国亚太战略棋局中的“棋子”,还是妄图撬动“颜色革命”的桥头堡?美国作何盘算,美国在全球各地的“民主贡献”基于的是谁的利益,香港的明眼人都看得清楚。环顾世界,从中东北非到拉丁美洲,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势力的高度渗透和强力干预,是很多国家动荡衰退的主要根源。在香港的“修例风波”中,一些美国政客毫不令人意外地扮演了极不光彩的角色,公然为极端暴力分子撑腰打气、出谋划策,令香港的稳定与繁荣受到极大的威胁。如此斑斑劣迹,华盛顿竟能大言不惭地吹嘘所谓“贡献”,实在令人不齿。

去年的“修例风波”使香港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,然而香港并未在危机中沉沦。据统计,香港去年首次公开集资(IPOs)总额达到400亿美元,再次位列全球首位。今年截至7月底,香港首次公开招股集资总额达1321亿港元,证券市场平均每日成交额高达1248亿港元,较去年上升40%以上。这充分说明市场参与者对香港金融体系的认可、对香港未来的信心。对于香港,华盛顿沉浸在“翻手为云覆手为雨”的错觉之中,只能沦为笑柄。

香港是自由港,是全球自由贸易的典范,优良的营商环境成为吸引国际企业的磁石。如果谈到“贡献”,倒不妨来看看香港对于美国经济的贡献。据统计,在香港有1300多家美国公司,几乎包括所有主要的美国金融企业;有大约8.5万名美国公民在香港生活;过去十年,美国在香港赚取的贸易顺差是其全球贸易伙伴中最高的,2009至2018年间相关货物贸易顺差的累计总额达2970亿美元。香港也是美国企业与中国内地之间的“超级联系者”,为美国企业拓展中国内地市场创造了巨大便利。不难看出,更便捷地获取真金白银的利益,才是美国特殊对待香港的根本原因。为了伤害香港、进而伤害中国,美国收回所谓优惠政策,只能用“损人更不利己的愚蠢”来形容。

香港回归祖国之后,享有“一国”和“两制”的双重优势,依托祖国内地、共谋区域合作、共拓海外市场。历经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、2003年“非典”疫情、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,香港在中央政府的大力支持下,砥砺前行,保持了经济蓬勃发展的强劲势头。这是贯彻执行维护发展“一国两制”所取得的成就,岂是美国能够予取予夺的?

“下一步,我们将会同农业农村、发改和财政部门一起,将退捕渔民安置工作作为重大政治任务,坚持多措并举,强化政策落实,努力帮助退捕渔民上岸就业,实现退捕渔民能够通过自己的劳动,开启新的幸福生活。”宋鑫称。

出于对自身衰落、对中国崛起的恐惧,美国还会把“香港牌”继续打下去,在国际上继续强推其反华版本的“香港叙事”。而真正的香江故事,终归是由香港市民来书写的,美国人抢不走定义权。香港行不行,不是美国说了算,背靠祖国、面向世界才是香港成功、繁荣的真正密码。究竟是谁真正关爱香港,是谁能够决定香港的未来,香港市民心知肚明,美国人的惺惺作态、威逼恐吓只是枉费工夫。

三是支持创业安置一批。对有意愿在渔业等领域创业的退捕渔民,开展创业培训、创业指导和跟踪服务,也支持各地设立一批富有特色的渔业创业孵化基地,对退捕渔民首次创业且正常经营一定期限的,按规定给予一次性创业补贴,对于自筹资金不足的,指导地方及时落实创业担保贷款政策。

“目前看大部分渔民年龄偏大、技能相对单一,加上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他们转产就业的难度不小,我们也确实感同身受。”宋鑫指出,各级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门将坚决贯彻党中央、国务院决策部署,按照国办最新印发的文件要求,坚持分类施策、精准帮扶,切实抓好退捕渔民的就业安置工作。

宋鑫指出,从就业渠道上讲,可以概括为“四个一批”。一是发展产业安置一批。依托沿江沿湖资源生态优势,发挥这些退捕渔民水产捕捞等技术专长,大力发展稻鱼综合种养、池塘养鱼、水产品加工、休闲渔业等涉鱼产业,增加产业就业空间。同时,也采取市场化运作方式,在适宜的湖区库区统一开展生态保护修复,吸纳退捕渔民参与资源养护。

四是兜底帮扶安置一批。对一些大龄、长期未就业的退捕渔民,及时认定为就业困难人员,提供“一对一”的援助服务和针对性政策帮扶,对通过市场渠道确实难以就业的,统筹退捕渔民安置工作和禁捕监管任务需求,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等方式,引导退捕渔民参与巡查监督工作。